糯米小說網 > 穿進書里和病嬌大佬HE > 089我是系統啊
    碎裂的平板電腦靜靜躺在那里。

    蘇七度紅著眼,想要爬到平板身邊,然而她現在身上卻沒有任何可以移動的力氣,只能勉強伸手,去碰碰他。

    可伸出的手在還沒有觸碰到冰涼的外殼之時,就被另一只手輕輕抓住了。

    那只手骨節分明,白皙冰冷。

    蘇七度側過眼眸,冷冷盯視那人:“給我放開。”

    蘇紫菱沒有理會她的話。

    微微垂眸,漆黑的眼瞳,倒映著女孩的身影。

    “姐姐,就一個普通的平板電腦而已,你干嘛這般珍惜的對待呢?”他殷紅的唇角勾勒著弧度,“還是說,這個平板,有什么東西在里面?”

    蘇七度微微一頓,神色難看。

    小十被發現了?!

    但是——怎么可能?!

    她告訴自己不能慌亂,仔細想想綠茶的話,這人應該只是處于懷疑階段,還不確定!

    所以,她得想辦法,不能讓小十暴露!

    她試圖在腦子里呼喚S10,課始終無人應答!

    就在短暫的聯系切斷之后,她的腦子終于聽見了熟悉的聲音——

    【宿主,我、我沒事!】

    這句話蘇七度才不會信!

    碎個屏都要疼死的小十,現在竟然被砸成這樣,怎么可能沒事啊!

    仿佛知道蘇七度的想法,S10道:【真的沒事!我身上有云川哥哥的護命符,能幫我抵擋一次致命傷害!】

    聽他這么說,蘇七度臉色才好點。

    【聽著宿主,剛才劇情面板給我發送消息了!它說這個世界早就崩壞,“女主”的行為已經不受它控制,而且男主言淵也出國了,沒有參與商業篇的任何劇情!】

    【這個世界的bug很嚴重,我正在想辦法上報時空管理局,但是女主毀掉了我的通訊,所以我必須自己回去告訴領導,這段時間就沒法跟你聯系了!等我回來,就帶你離開!】

    【我得先脫離這個世界,宿主,你想辦法讓女主把我的“身軀”毀掉,那樣我才能脫離!】

    蘇七度暫時沒有照做,她抿著唇,警惕蘇紫菱的反應,而后,輕聲地問道:“毀掉平板身軀的話,你會疼嗎?”

    許是沒有料到七度會問這個問題。

    棕眸少年微頓。

    他待在逐漸解體的系統空間里,透過屏幕微弱的光芒,看向外面眼眶通紅的女孩。

    發愣只是一瞬。

    接著,棕眸少年放緩了聲音,輕輕地,溫柔地對女孩說到:【放心吧七度,不會的。】

    【絕對不會,因為,我是系統啊。】

    *

    【絕對不會,因為,我是系統啊。】

    蘇七度一怔。

    這句話。

    十分耳熟。

    仿佛在哪里聽到過。

    ——你真的能帶我離開這個世界嗎?不用面對自己的結局,可離開的話,你會受傷嗎?

    ——放心吧,絕對不會。

    那個散發著微弱光芒的平板,傳來男孩子開朗的笑聲。

    ——因為,我是系統啊。

    *

    “和旁邊那兩個人,聊的很開心啊。”蘇紫菱微笑道:“你都讓那個賤人坐在身邊了呢。”

    漆黑的眼瞳掃過呆滯的褚連和利飛特。

    兩位少年被精神操控,如同木偶。

    “對他們,能用笑臉相迎。”

    眼眸微瞇,帶著極致的冷意,“可是,對于我,”蘇紫菱聲音驟然冷卻,“你卻除了欺騙,還是欺騙。”

    在看見那賤人靠近女孩的一瞬間,他便忍不住想要上前弄死他。

    但,他還是忍住了。

    因為,他暫時不想當著姐姐的面傷人。

    “姐姐什么時候才能不再騙我呢?”他喃喃詢問,聲音帶著隱隱的失落,不指望蘇七度會回答。

    頭部的痛楚讓蘇七度眼皮沉重。

    沒有S10的精神防護罩,她的確難以抵抗這種精神力!

    按照小十所說,她必須讓蘇紫菱毀掉平板軀殼。

    “蘇紫菱……”她忍著劇痛,毫不示弱地看向面前的人,“你說,不想我騙你了?那么,你想聽實話么?最真最真的實話。”

    蘇紫菱一頓,隨后微笑道:“姐姐確定,這個‘實話’,不是騙我的?”

    蘇七度眸色冰冷,嗤笑:“我確定。”

    “不要。”

    蘇紫菱拒絕了。

    他伸出手將蘇七度慢慢抱起來,垂眸,看著懷中女孩,靜靜道:“我知道,肯定,又是那些傷人的話了。”

    “姐姐一旦說那些,我就受不了,也不知道一時激動還會做出些什么。”

    “所以,姐姐還是別說了。”

    他不想聽。

    “不是傷人的話,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那些話,也不必再說了。”蘇七度抬頭,眼眸微閃,道:“我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

    蘇七度嘴角微勾,眸色亮了亮,問道:“蘇紫菱,我的言淵哥哥呢?”

    話一出口,她明顯感覺到抱著她的人動作僵硬起來。

    “我怎么知道那賤人去哪兒了?”蘇紫菱冷笑。

    蘇七度再接再厲,“你想知道,我為什么這么珍惜這個平板嗎?”

    蘇紫菱嘴角的弧度消失了。

    他冷冷道:“不想。”

    心中涌起的怒意和酸澀被死死壓制住。

    他不要聽!

    可蘇七度卻不依不饒,“因為,平板,是言淵哥哥送我的,在你沒來到蘇家之前,我和他見過一次,那天剛好是我的生日,所以,他給了我。”

    “你不想我騙你,那我告訴你。”

    “我喜歡言淵,這一點是真的,很喜歡。”

    “就連他送的東西,我都愿意收藏這么久,不舍得他有一點損壞!”

    蘇七度笑道:“懂嗎?蘇紫菱。”

    從蘇紫菱強吻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感覺到,綠茶對她不一般的感情了。

    雖然很震驚,難以相信,但,這是事實。

    一個令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事實——

    女主彎了。

    而且,還是自己掰彎的。

    果然,在她說完那些話之后,蘇紫菱的臉色冷到了極致!

    他聲音微顫,眼眸猩紅起來,幽冷地注視蘇七度,“姐姐,我不想相信你,怎么辦?”

    蘇七度有些解氣的笑:“信不信隨你,既然,你沒有跟言淵哥哥在一起,那么,我是不是就有機會,再去找他了呢?”

    找他?

    找言淵嗎?

    “蘇七度……”蘇紫菱道,漆黑的眼瞳倒映著女孩的神情,那濃烈的悲傷被藏在了他的眼中:“你還是那樣。”

    “總能用言語傷我。”

    “總能。”

    他抬起腳。

    用力將平板徹底踩碎!

    系統空間里的少年發出凄厲的慘叫!

    他真的很疼!

    但是,幸好已經切斷了和七度的聯系,沒有被聽見!

    棕眸少年咬緊牙關,用盡最后的力氣按下了緊急脫離按鈕!

    平板的軀殼發出清脆的響聲!

    碎片飛散的到處都是!

    蘇七度心臟一疼,她總感覺自己忽略了什么。

    瞥見女孩發紅的眼眶。

    蘇紫菱面無表情。

    很難過。

    他本以為看見女孩傷心,他會覺得公平一些。

    然而真看見這副難過的模樣,他卻更疼的幾乎窒息。

    沒有再管腳下的平板。

    蘇紫菱撇過頭,盡力讓自己忽視掉蘇七度悲傷的神情。

    精神力加大,蘇七度再也抵擋不住疲倦,終于閉上了眼。

    晶瑩的水珠從眼角滑落,被蘇紫菱溫柔地吻去。

    “走吧姐姐。”他忍住酸澀的眼淚道:“跟我回家。”

    *

    “紫菱三年都沒有過來了,言淵,你怎么回事兒?都不知道叫叫他嗎?”

    電話另一邊的男人沉默許久,這才道:“他不會過來的。”

    “為什么?”言徐問道。

    言淵看著外面的天空,靜靜道:“因為,他不再偽裝了。”

    說完,男人掛斷了電話。

    他已經三年沒有回國了。

    言淵怎么都沒有想到,自己一直看做妹妹的女孩,竟然,是個少年。

    從第一眼見到,那相似的神情就讓他倍感親切。

    可是。

    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

    乖巧的模樣,甜甜的聲音。

    都只是那少年的偽裝而已。

    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那少年,竟然愛上了蘇七度。

    直到那天蘇七度跳下河,他才終于明白了一切。

    打斷他肋骨的是少年,因為自己在他面前說了蘇七度的不好。

    嫉妒的他的也是少年,因為,蘇七度喜歡自己。

    言淵不是不能接受蘇紫菱變成少年的事實,他只是太失望了。

    被欺騙的失望,被戲耍的憤怒,還有被傷害的難過。

    對比之下,蘇七度,其實沒那么不堪。

    而且——

    言淵眸色微閃。

    他調出了醫院的監控。

    因為在十幾天內肋骨恢復如初,這著實令人震驚。

    所以他在蘇七度跳河之后,特意回了醫院調查。

    而后,驚人的發現,在肋骨急速恢復那天,蘇七度來過醫院。

    她走之后,他的傷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了起來!

    蘇紫菱有秘密,蘇七度,也有。

    難怪兩人之間的關系那么微妙。

    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

    言淵拿出來一看,還是言徐老爺子打來的。

    “怎么了?”他問道。

    言徐道:“什么時候回來啊?”

    言淵看了眼日期,“大概三天后的飛機。”

    “回來之后,陪我去趟墓地吧。馬上又要到你叔叔言輝和你嬸嬸的祭日了,你也想他們了吧,”

    言淵喉結微動,最后垂眸,輕聲道:“嗯。”

    “其實,我本來想帶你和紫菱一起過去的。”

    “她和你小叔長的真的有幾分相似,要不是她是個女孩子,我還真以為她就是你的小堂弟呢。”

    言淵怔了怔。

    “可憐我那小孫子,剛出生,就在醫院里被人抱走了,報警,找了這么多年,還是不知生死。”

    “要是還在身邊的話,也該有紫菱那么大了。”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