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穆先生追妻太霸氣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這么貴
    “她叫顧羽,是我的高中同學。”葉研初不敢再繼續介紹下去,她怕提及到金城集團,母親就會炸毛,所以選擇點到為止。

    葉書蘭果然不再說什么,楊遠也是看破不說破,葉研初把顧羽送到了樓上的一間客房,然后去廚房給她煮了一杯醒酒湯。

    正好在煮醒酒湯的時候,穆瀟然打來視頻電話,葉研初空出一只手按了接聽。

    “你在做什么?”

    葉研初把手機立在一旁,然后在廚房里面不停的忙碌,穆瀟然只看到身影來回的穿梭,看不到葉研初的臉,于是發出了疑問。

    “今天晚上顧羽喝多了,我正在給她煮醒酒湯。”葉研初看煮的差不多了,便把火關了。

    “顧羽?”穆瀟然聽著這熟悉的名字,可是卻一時半會想不起來,顧羽究竟是誰。

    “沒錯,是我的高中同學。等我忙完再打電話給你吧!”葉研初說道。

    “好。”

    穆瀟然應道,但是當葉研初突然掛斷電話,他的心頭還有些失落。

    葉研初嘗試著把這個醒酒湯灌給顧羽,不過效果不大,還弄的一床都是。最終葉研初還是放棄了,不過準備離開的時候,看到顧羽的手機亮了一下,是特別關心來自于李淵浩的消息。

    “唉!你們的事情我沒辦法參與,只希望你們都能收獲自己的幸福。”葉研初說完之后,便為顧羽溫柔的帶上了門。

    回到自己的房間,她再一次的撥通了穆瀟然的電話,兩個人聊到了深夜,仿佛這一天的疲勞都消散了。

    葉研初并沒有談顧羽喜歡李淵浩的事情,而穆瀟然也沒有告訴昨夜薛玖君的三角戀。兩個人默契的為自己的朋友保守秘密,希望他們能夠內部解決。

    第二天早上過于醒來的時候,便到衛生間吐了半天,葉研初聽到聲音之后,立刻披上一件外套走了出去看到顧羽,于是立刻給她準備了新的牙刷和牙杯,讓她漱漱口。

    “謝謝你!”顧羽看到葉研初溫柔的照顧,她有些不好意思,昨天晚上肯定給葉研初聽了不少麻煩。

    “不用謝,就是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最好不要喝那么多酒。”葉研初忍不住的勸說,天知道她昨天晚上有多么的崩潰。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是我太失態了!”顧羽垂下了頭,現在她的腦殼還在嗡嗡作響,只感覺有人在她的腦神經中彈琴。

    “沒關系的,對了,你的車還在外灘,因為昨天晚上我也喝了酒,沒辦法把它開回來,所以今天可能還要麻煩你去開車。”葉研初說道。

    “好。”顧羽應道,她看到葉研初準備轉身離開,突然叫住了她,“昨天晚上的事情可以不要告訴李淵浩嗎?我不想讓他知道這些。”

    “昨天晚上的什么事情,我這個人容易健忘,記不得了!”葉研初笑顏如花,兩個女生相視一笑,在清晨收獲了屬于彼此的默契。

    葉研初準備離開,不過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又轉過身來,“不過有一點我還是要強調的。”

    她頓了頓,故弄玄虛的樣子倒是引起了顧羽的好奇心。

    “什么?”顧羽問道。

    “我不笨!”葉研初特地強調了這一點,雖然她在感情的事情上有些后知后覺,但是她的智商絕對沒問題。

    “……”

    突然覺得衛生間很冷!

    雖然腦袋很疼,但是顧羽還是被葉研初逗笑了。

    “你大愚若智。”顧羽說道。

    好像有些怪怪的…葉研初有些迷茫。

    “兩個丫頭,出來吃飯了!”葉書蘭在外面叫道,剛剛顧羽弄的動靜她也聽到了,雖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終究沒有說出來。

    “你先刷牙,我排隊。”葉研初說道,兩個女生隨后用最快的速度解決了個人衛生問題。

    由于昨天晚上顧羽的那一身衣服都是酒味,所以葉研初便給她拿了一身自己的新衣服,這都是母親買給她的,她還沒有來得及穿。

    “丫頭,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失戀了?”顧羽剛喝了一口牛奶就聽到葉書蘭的話,差點忍不住如數噴出來。

    顧羽瞪大了眼睛看向身旁的葉研初,葉研初立刻搖頭,她真的什么都沒有說過。

    “你們年紀還小,遇到感情上的問題就只會借酒消愁,但再成熟一點就會發現酒其實解決不了愁苦,只有自己才能解決。”

    葉書蘭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說道,之前她有一段時間也很消極,想要借酒消愁,但是卻發現這不過是自我懈怠的借口。

    顧羽知道這是葉阿姨在告誡她不要太過于消極,“我知道了,阿姨,謝謝你以后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顧羽之前在商場上也聽過葉書蘭的大名,雖然她一直比較低調,可是關于她的傳說卻不少,由于她太過于低調,因此越來越多的人想要了解到言出集團背后的大boss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好了,有什么需要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或者直接找研初也可以。”雖然只是短暫的接觸,但是葉書蘭卻覺得顧羽這個女孩子還不錯。

    昨天也許是她遇到太過煩心的事情,所以才會選擇借酒消愁,看她這副誠懇的模樣,也不像是會耍心機的那一種。

    吃完飯之后葉研初和顧羽一起去機場去接顧云海和他的夫人,兩個靚麗的女孩站在機場的接機口,引來了很多人的側目。

    “我覺得你媽媽的眼光就是比你好,之前看你穿衣,真是恨不得給你請一個時裝設計師。其實你長得不難看,但是就是不會捯飭自己。

    “我那是樸實無華的自然美。”葉研初為自己辯解道。

    “你那是懶!”顧羽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華麗麗的吐槽道。

    兩個人經過昨天晚上,酒醉的交情成為了無話不談的閨蜜。

    對于李淵浩的事情,兩個人默契的都選擇不再提及,葉研初相信顧羽的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顧云海攜他的妻子從機場里面走了出來。仍就是西裝革履,給人了一種距離感。

    顧羽看到父母出現,立刻就跑了過去。葉研初隨后也走了上前,十分甜甜的叫道,“叔叔阿姨好,我是葉研初。”

    “你好,葉小姐。”顧云海始終端著自己的身份,他以一個長輩的角度看向葉研初,但是卻被自己的女兒無情拆臺。

    “好了,老爸你就別端著了,演出是我的高中同學,她的人信得過。”顧羽雖然不知道昨天晚上葉研初和他的父親說了什么,但是經過昨天晚上,她認為他們其實可以做朋友,所以不希望父親在端著自己的身價,況且也沒有什么好端著的了。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