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我家師姐可能要殺我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嚇到老婦人
    鄭躍沒有去看大長老,反正不影響他就好。

    由于越靠近夏芊語,鄭躍就緊張,下意識的又踩在天機山的命理之上。

    整座山又一次的運轉了起來。

    而身為天機山一員的老婦人雖然聽不到腳步聲,但是還是感覺到了異樣。

    她看著大門眉頭皺了起來,她總感覺有什么兇猛的東西要沖進來了一樣。

    有這種感覺后,她的心中有種莫名的恐慌,但是并不強烈,以她的修為自然可以壓制的住。

    很快她看到了,看到一只腳踏了進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她居然沒有動手沒有防御,就這樣愣愣的看著對方邁步走進來。

    不過是眨眼之間,她就看到了,看到一位熟悉的面孔。

    是的,熟悉的面孔,剛剛沒多久才見過的面孔,那位雨汐仙子的道侶。

    看到對方的瞬間,老婦人就有些惱火,這里是他可以來的地方嗎?

    當她想要開聲斥責的時候,那個人看了過來,在那么一瞬間他們的目光對上了。

    而就在目光對上的瞬間,老婦人的腦中如同受到了無盡的沖擊,她張開的嘴巴根本無法出聲音。

    她感覺自己看見一座山,看見了一片天,看見了一個腳踩寰宇的存在。

    而這種壓力在快的壓向她,就這么一瞬間她感覺到自己的膝蓋軟了。

    她低下了頭,即將跪地臣服。

    不管是不是出于本人意愿,她必須這么做,因為無法抵抗。

    “嗯?”突然間,皺眉的聲音從水池中傳出。

    而就是這聲音傳出的瞬間,所有的壓力,所有的威勢全都消失殆盡。

    老婦人愣住了,已經屈下的膝蓋又立了起來,她感覺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

    但是眼前那個人,依然站在那里,從未動過,不他后退了一步。

    但老婦人轉頭看向水池的時候,現剛剛出聲響的正是雨汐。

    但是雨汐并沒有醒來。

    老婦人看看雨汐又看了看鄭躍,她五味雜全,她突然現自己的眼光何其淺薄。

    眼前這個人,根本不是她可以俯視的,如果剛剛不是因為雨汐突然出聲,她可能已經跪在地上了。

    可是面對這個人,她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更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人,可有一點是肯定的,他沒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簡單。

    鄭躍才不管那個老婦人,剛剛他一進來就聽到夏芊語的聲音,這把他給嚇的,差點掉頭就跑。

    還好他心里素質過硬,沒有做出這么丟臉的事。

    確定夏芊語并沒有醒過來后,鄭躍心里松了口氣。

    然后轉頭看向那個老婦人,這位前輩好像有些害怕他,但是跟那位大長老完全不同。

    眼中的恐懼不及對方百分之一。

    所以應該只是剛剛一不小心嚇到了,而不是有能力算到他的存在。

    鄭躍看著老婦人,本想開口詢問一下夏芊語她們的事,只是剛剛打算開口,那位老婦人就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

    鄭躍有些無奈,有必要這么害怕嘛?

    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口,因為大長老已經過來了。

    他的手里拿著一個盒子,對著鄭躍恭敬道:

    “前輩禁忌之書已經取來了。”

    大長老是趕過來的,他生怕這里生什么誤會,畢竟不是誰都能明白眼前這個人的恐怖。

    而老婦人看到自家大長老這么恭敬的叫這個人前輩,她就更害怕了。

    雖然無法理解,但是從大長老那就能得出,眼前這個人究竟有多么可怕。

    畢竟大長老都把禁忌之書拿出來了。

    鄭躍接過盒子,并沒有現在打開,而是看著夏芊語那邊道:

    “她們在干嘛?”

    大長老立即道:

    “她們是羽仙雪地的弟子,羽仙雪地跟遠古時期的一些大能有關,所以關照她們是必然的事。”

    鄭躍有些無奈,他現大長老根本不知道他跟夏芊語的關系,然后只能看向那邊的老婦人道:

    “還是你說吧。”

    老婦人也是恭敬道:

    “回前輩,您的道侶跟她師妹,在算鬼修鬼奇子的行蹤,不過她們師父交代可以嘗試算一下距離大劫的時間還有多少。

    因為這件事一說就無法算到,所以她們并不知曉,但是肯定沒有危險。”

    大長老一臉的懵逼,道,道侶?

    難怪,難怪不讓他說,這么重要的事他居然不知道。

    鄭躍點點頭,隨即問道:

    “她們還有多久醒來?”

    “大致一個小時,如果完成算天,水池的水會出現沸騰。”老婦人立即回答。

    鄭躍點點頭,思考了下道: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等道侶的人,不要打擾我。”

    說完鄭躍就走了出去,然后坐在外面的石桌前開始看書。

    等鄭躍走出去,大長老才跟老婦人對視一眼。

    兩個人眼中有些不解。

    老婦人小聲問道:

    “師兄,他是?”

    大長老瑤瑤頭:

    “不可說。”

    老婦人心中駭然,不可說這個可就嚴重了,比她預想的還要可怕。

    隨后老婦人又道:

    “那剛剛那位前輩說的是什么意思?”

    大長老詢問了下他們來的情況,最后得出結論道:

    “他就是一個二階的普通修真者。”

    老婦人明了,原來一切都只是對方的偽裝,甚至他的道侶都不知道。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她也不敢說出去。

    此時大長老又對老婦人感慨了句,道:

    “師妹啊,我等三生有幸。”

    老婦人依然是震驚,三生有幸嗎?

    她還是無法理解剛剛那個人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可是先前的那一幕確實讓人震撼無比。

    ————

    鄭躍沒有理會那兩個人的想法,反正不暴露就好了。

    一小時的時間還是夠他看完這本禁忌之書的。

    這般想著,鄭躍就打開了手中的盒子,

    盒子一打開,他就看到一本書籍安靜的躺在里面,書籍的封面映刻著三個大字——行路記。

    這一瞬間,鄭躍已經百分百確認了,行路記就是記載著世界真相的書籍。

    但是為什么會有這么多行路記,鄭躍還是不理解其中原由。

    尤其是這本行路記的開頭也跟其他行路記相似:

    一覺醒來,天空出現了一道未知的裂縫。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