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一品容華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了結三
    單論身手,賀凇比兄長賀凜更勝一籌。

    多年領兵征戰,賀凇滿身驍勇之氣,長刀一出,濃烈的殺氣令人膽寒。

    “父親饒命!”

    賀袀驚呼一聲,雙膝一軟,跪在了地上。不巧跪在了一片碎碗片上,刺骨的疼痛,令賀袀又是一聲慘呼。

    此時,他頭臉上的紗布也被長刀劃破,一片片掉落。

    賀凇這一刀,竟斬斷了賀袀頭臉上的紗布,卻未傷及賀袀半分。刀法之精湛高妙,令人嘆為觀止。

    賀袀竭力隱藏的傷痕,也徹底顯露出來。

    溫和俊俏的賀二公子,右眼里空蕩蕩的,右臉上少了一塊肉,疤痕丑陋而扭曲。

    賀凇目光如寒冰,冷冷道:“原來,名滿京城的賀二郎,就是這么一個不成器不中用的窩囊廢!你倒是拿出些算計三郎的勇氣來,也比這副畏縮慫包的樣子順眼些!”

    父親什么都知道了!

    賀袀心底的涼意,迅蔓延全身。他抬頭,想為自己辯駁。可一觸到父親賀凇冰冷如箭的目光,賀袀便失了所有的勇氣。

    父親已經知悉一切,他再為自己的野心辯白不休,只會令父親愈憤怒不快。

    “從今日起,你母親養病不出。你隨我去邊軍。”

    賀凇的聲音依舊冷厲,不帶一絲溫度:“進了軍營,你和普通士兵一樣,操練行軍打仗。能活下來,你還是賀家二郎。活不下來,死在戰場上,也算死得其所。”

    賀袀面色慘然,根本沒勇氣和賀凇對視。

    賀凇冷冷說了下去:“此事由我出手了結,總比三郎親自出手好得多。今晚三郎回府,我自會和他說清楚。”

    “賀家兒郎,理當征戰沙場,保家衛國。一雙眼只知盯著自己的兄弟,心思扭曲,簡直不配為人!”

    “今日你還有一條生路,是因你祖母舍不下你,也是我這個做父親的,對你最后的一點憐惜。”

    “這段時日,你好好想清楚想明白。這條路到底能不能走下去,還得看你自己。”

    說完,賀凇便轉身離去。

    賀袀整個人如被抽了筋骨一般,木愣愣地跪了許久。

    直至魏氏進了屋子,見到賀袀露出的丑陋傷疤,先是倒抽一口涼氣。緊接著又看到賀袀膝蓋處的血跡,魏氏的面色一變,立刻上前扶起賀袀:“快些起來,我這就讓人去叫大夫來……”

    賀袀恍惚中回過神來。

    膝蓋處似已麻木,鮮血橫流,他竟不覺痛苦。

    看著涕淚交加的魏氏,賀袀忽地說道:“我這副樣子,你都看見了。父親讓我隨他去邊軍軍營,以后我就要上陣打仗,還不知能活多久。”

    “你還年輕,也沒個孩子,在賀家守活寡也沒什么趣味。我寫一張和離書,你拿著和離書,帶著嫁妝回娘家。趁著年輕,早日改嫁吧!”

    魏氏眨眨眼,將眼淚的淚水逼退:“我不和離,也不改嫁。我既是嫁了給你,一輩子都是你妻子。”

    “我怎么沒孩子?妾室生的,就是我的女兒。我就在府里好生養著孩子,等你回來。”

    賀袀心中一陣抽痛,咬牙道:“我回不來了。你……”

    “你不回來,我就給你守一輩子!”魏氏哭著說道。

    賀袀的左眼一片模糊。

    他伸手將魏氏摟進懷中,淚水無聲涌出眼眶。

    世上沒有后悔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

    傍晚,賀祈回了府。

    進了內堂,沒見太夫人,一眼所見的,是負手而立的賀凇。

    賀祈做了自己該做的事,并無愧疚。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太夫人病了一場,祖孫兩人心中有了隔閡。

    現在見了二叔賀凇,賀祈的心情也有些復雜,走上前,喊了一聲:“二叔!”

    賀凇嗯了一聲。

    叔侄兩人,昨日在宮中便碰過面了。只是,當時兩人無暇說話。此時相對而立,心中各有千言萬語,卻一時無人張口。

    賀祈定定心神,率先打破沉默:“二叔見過二嬸娘和二哥了嗎?”

    賀凇略一點頭:“見過了。你二嬸娘傷心過度,病倒了。以后要在院子里養病,怕是不能見外人了。”

    “至于二郎,他只傷了一只右眼和右臉,有手有腳,身手還在。整日在府里養傷,只會怨天尤人,自憐自苦。我已決定,帶他去邊軍。”

    賀祈也有些驚訝,抬眼和賀凇對視。

    賀凇定定地看著賀祈,緩緩道:“大哥請立世子的奏折,已送到皇上手中。昨日我面圣的時候,也懇請皇上允了大哥的奏折。”

    “皇上已經點頭肯,不日就會下旨。”

    “平國公世子之位,是你的,誰也搶不走。”

    賀祈心中有些震動,看著賀凇,低聲道:“二叔,對不起。”

    賀凇目中露出一絲苦澀:“三郎,是二叔對不起你。二叔和你父親,手足情深。這些年在邊關,我們兄弟相扶相持,同心合力,從無隔閡。”

    “我一直盼著,二郎和你也能如我們一樣,兄弟和睦友愛。”

    “事與愿違!我萬萬沒想到,會有這么一日。是我這個二叔,無顏見你才對。”

    賀凇聲音中終于透出了悲愴。

    賀祈心中也有些惻然。

    前世,他被鄭氏母子謀害,失了世子之位。二叔賀凇并不知情。后來他去了邊軍,父親賀凜對他失望之極,二叔卻對他頗為憐惜,私下時常照拂他。

    復仇是一把雙刃劍,傷了鄭氏母子,也傷了祖母和二叔的心。

    “你二嬸娘是鄭氏女,總得留她一條性命。個中內情,我自會和舅兄說,你只當不知便可。”

    賀凇聲音還算平穩:“二郎隨我去邊關,我自會好好調教他。如果他真心悔改,二叔就請你既往不咎,留他性命。”

    “若他執迷不悟,二叔也不會容他再出現在你面前。”

    “此事,就這樣了結吧!”

    賀祈還能說什么?

    賀凇將他不好說的話,都說了出來。如此干脆利落地處置,也實在沒什么可挑剔的。

    “一切就如二叔所言。”賀祈深呼吸一口氣:“此事就如此了結。”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