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永恒美食樂園 > 第245章被改變的集訓下
    乾日向子大概講述了課題方向,笑瞇瞇地,再次拍拍掌,“那么,行動起來吧,限制時間為……2個小時!”

    她旋即在教室前方的一張長椅上,坐下來,打開一包“柿種”零食,嘎吱嘎吱的,很開心嚼吃了起來,在女畢業生身側,還有剛倒出熱霧裊裊的茗茶。

    在學生快跑光的時候,金少年塔克米卻強勢截住田所惠、幸平創真的小組。

    “一決勝負吧,幸平創真!”

    塔克米自信昂揚。

    “乾主廚,可以請您擔當這場對決的評審嗎?”

    松鼠一樣吃零食的乾日向子,誒了聲,視線在金少年和幸平創真移動,然后又瞧了瞧作為兩人各自搭檔的田所惠、胖子伊薩米。

    “沒問題哦!”女畢業生嘴角翹起的弧度更顯愉悅,“但是,這是小組間的對決,不是個人成績喲!”

    “我當然知道!”

    塔克米哼了聲,“幸平創真,考慮到你帶了一個拖油瓶的搭檔,我容許你的菜品不那么出色,只要你的菜品,在乾主廚這,和我們小組的菜品,評分差距不大的話……我就視你為那個勝出者!”

    “所以,加油吧,別被拖油瓶絆住腳了啊,知道了嗎?!”

    話音方落。

    胖弟弟伊薩米一臉無法容忍的表情,上前強行拖走了哥哥塔克米。

    長椅上,乾日向子手捧一杯熱茶,目送兩個小組,前后離去。

    她微微垂低頭,對茶杯吹氣,因為熱霧臉龐像是覆蓋了一層黑化的陰影:

    “人們處于未知、陌生的環境,總是容易進退失據。”

    “外面,遍地都是食材。”

    “這個課題的難點,根本就不在狩獵食材,而是考究作為合格的遠月學子,所必須掌握的一項基本素質——”

    “理性!敏捷的思維!”

    教室外,郊野林區。

    幸平創真提桶、拿釣竿,出門后就徑直坐在溪畔前。

    “幸平君,你已經想好了食譜嗎?”田所惠在旁邊,雙手扶住膝蓋,微微屈身問道。

    幸平創真點頭,“河里的魚,算是最容易捕獲的食材之一。”

    “釣上鱒魚或者鮭魚,可以鹽烤,紅燒。”他抬頭張望河流上下游涌動的人群,撓了撓頭,“食材差不多就是這些了,在菜品類型上,很容易撞車的吧!”

    田所惠嗯了聲:“不如,在配菜或者其它地方,拿出別具一格的特色,這樣一來,即便是在‘魚’的菜品上雷同了,我們也有足夠勝出的點、優勢所在!”

    咦。

    這下,幸平創真就奇怪了。

    在他印象中。

    田所惠,不該是緊緊張張,雙手捏成小拳頭,像是純白小綿羊那樣瑟瑟抖的表現嗎?

    在學校的課堂上,溫室之中,少女尚且如此。

    在野外,在完全陌生的集訓課題上,田所惠居然表現得十分正常!這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尋常啊!

    “幸平君,我去搜集一些配菜、醬料方面,可能需要用到的食材,這樣你等一會構思好了食譜,手頭上就有現成的食材了,不必急急忙忙再去尋找,省時省力!”

    田所惠揮揮手,就轉身離開了河畔。

    對于少女不依靠依賴自己,有主見這檔子事,幸平創真內心異樣得厲害。

    “也是,課題小組,是合作搭檔,不是主從關系。”幸平創真甩甩頭,轉而盯住水面上的浮標。

    2個小時的課題活動時間,不知不覺,將近半個小時流逝了。

    6續有學生小組,返回烹飪教室。

    一時間,教室空氣中,充溢著宰魚煮魚后的腥味。

    剛剛回到教室的幸平創真,嗅到這股濃重的腥味,就皺緊眉:“果然!在‘魚’的食材上,太容易撞車產生雷同了!”

    這時,田所惠嘴中“啊”了一聲,指向一張熱火朝天的廚臺。

    塔克米、伊薩米兄弟,在宰殺一只鴨子。

    弟弟伊薩米,負責將腿肉和胸脯肉,從鴨的大骨架上,精準割離下來。

    哥哥塔克米,接著對鴨肉劃刀花,撒鹽,灑胡椒,進行簡單的腌制,而后就是香煎,投進烤箱里進行第二重火候的烤制!

    每一個工序,都是一氣呵成,流暢且干練!

    “好厲害!”

    幸平創真口吐道,眼神頓時寫上了鄭重,“這對兄弟,絕對擁有在廚房第一線的實戰經驗,是那類實干派的主廚!”

    實干派嗎?

    他并沒覺口吐這句評價時,身旁田所惠微妙、古怪的臉色變化。

    “我們也開始吧——”幸平創真將剛釣回來的淡水魚,丟進廚臺的水槽,“食譜,也決定好了,不是烤魚,不是紅燒魚,是炸!”

    “炸魚嗎?”

    田所惠驚愕,她正把自己收集的食材,雞蛋、野菜一類,分門別類,挑揀出來。

    “炸的話,面衣怎么解決呢?這種形式的做法,可不能少了面衣!問題就在教室里,只有簡單基本的調味品,沒有淀粉或者面粉啊!”

    幸平創真用自信滿滿的口吻道:“我有辦法解決——”

    說著,少年向教室前方的乾日向子走去,跟女畢業生索要了一包‘柿種’零食便返回。

    “我打算把這個敲碎,拌上蛋液,就是簡單的「面衣」了!”

    幸平創真顯然也屬于那一類實干派主廚,多余的廢話從不多講,立馬投入了節奏窒息的工序之中。

    殺魚。

    搗碎‘柿種’。

    打雞蛋,將蛋清、蛋黃分離。

    與此同時,一鍋油炸用油,也架在了爐灶上,很快就傳出嗞嗞嗞動靜。

    “這些蛋黃,我打算用來調制醬汁。”指向碗中幾顆還沒搗爛的蛋黃,幸平創真如此說。

    “醬汁部分,交給我吧?”

    田所惠的口吻,在幸平創真聽來,居然隱隱有一線主廚干練的氣場,“在你構想好的食譜中,醬汁是什么樣子的?具體說,是什么風格,什么風味?”

    幸平創真撓頭道:“清爽,去掉炸魚的油膩感就可以。”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沒拒絕田所惠的主動請纓。

    時間充足。

    若田所惠在醬汁部分,揮糟糕,他們小組還可以在剩余時間里,再做一次或幾次,直到獲得課題講師的認可。

    況且,由他一個人承包所有操作,這個課題小組就不應該叫幸平創真+田所惠。

    大概半個小時后。

    兩個小組,差不多同一刻,向乾日向子所在的審查區,呈交了課題作業。

    塔克米、伊薩米小組的作業,依舊是《香烤合鴨》。

    田所惠和幸平創真的,則是《炸柿錦》。

    一切都沒變化的樣子。

    但是。

    他們呈交作業的時間,幾乎顛覆了,原本幸平、田所小組是壓哨才險險通關,現如今,距離課題結束仍然剩下大半個小時的!

    同時審查,一邊是風味獨特的烤鴨,一邊是炸魚和醬汁的搭配。

    乾日向子嗅了嗅空氣中涌動的氣味,突然一轉視線,指住炸魚餐盤上,擺在一角的,小小一碟的醬汁:

    “這……什么酸味啊?”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