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鳳棲南枝 > 番外 杏花雨4
    芳菲館的小廚房里,蒸籠騰騰冒著熱氣。

    王韶明將桃花瓣放到石臼里,輕輕搗碎。桃花瓣要搗碎,但是又不能搗得太過爛,否則顏色就不好看了,香氣也會淡。

    張嬤嬤怕熱,最不愛進廚房。可王韶明在廚房里,她又不能站在門口干看著,只好在廚房里陪著。

    王韶明輕聲道:“張嬤嬤,你在外面等我吧。”

    張嬤嬤苦著臉道:“小姐,你這一日一日地在這里做這些糕點干什么。”

    王韶明臉色一紅:“王爺愛吃。”

    張嬤嬤用一種自家女兒終于開竅了的眼神看著王韶明:“小姐,你愿意跟南郡王多說話是好的,但是犯不著什么事都親力親為,這些可以讓下人做嘛。”

    王韶明頭一低,張嬤嬤話里“南郡王”三個字壓根沒落進她耳朵里:“王爺愛吃。”

    王韶明沒有刨根問底的習慣,他不知道為什么蕭昭文會裝成蕭練藏在書房里,但只要是他就好了。

    王韶明平日里拿了糕點過去,就留在書房門前與蕭昭文敘會兒話。自己只說是給王爺做的糕點,是跟王爺說話,這府里也沒有一個人起疑。

    她平日在書房門前與蕭昭文說話,也只叫他“王爺”,就算被人聽了去,也是起不了疑心的。

    王韶明添了一勺糖在石臼里,蕭昭文嘴巴上說著什么都愛吃,可他明明愛吃甜的東西。

    她每次拿去的糕點雖然蕭昭文都說好吃,但甜一點的糕點他就要吃得快些。

    蕭昭文不善言辭,兩人總是說一會兒話就沒話說了。但是書房里什么都不多,就書多,蕭昭文就一本一本挑了來給她念書。

    蕭昭文的聲音很好聽,清爽干凈,又帶了些磁性。聽著他念書也能想起那一雙純澈的雙眸。

    王韶明提著一筐子桃花糕輕輕敲響書房的門。

    “王爺。”她照例把桃花糕放在門口,自己在臺階上坐下了。

    里面的人往外走了幾步,靠著門邊:“王姑娘,你又來了?”

    “嗯。”王韶明聲音甜甜的:“我今日給王爺帶了桃花糕來,王爺喜歡嗎?”

    蕭昭文輕聲道:“喜歡,王姑娘的手藝是極好的。”

    兩人又不知道說什么了。

    蕭昭文躊躇一陣說道:“王姑娘,我又找到一本好書,王姑娘要不要聽聽。”

    “嗯……”

    蕭昭文清了清嗓子,正準備念書。王韶明忽然不想聽了。

    她日日都來,日日都聽故事,今天她很想很想跟蕭昭文說些別的。

    王韶明低了頭輕聲問道:“王爺,你有喜歡的姑娘嗎?”

    蕭昭文明顯的愣了愣。良久,蕭昭文才輕輕說了句:“我和王妃的感情是極好的。”

    王韶明驀地抬頭看著書房。

    蕭昭文這是什么意思?

    蕭昭文何時有王妃了?

    是拒絕了自己嗎?

    王韶明臉一紅,只覺得自己無地自容。

    原來自己還是招人討厭的啊。

    王韶明倏地站起身頭也不回地跑了,只留了一盒桃花酥在書房門前。

    王韶明回到芳菲館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

    哭著哭著看到桌上自己繡杏花時描的那個紋樣,心中一動,可他又為什么要穿著自己給他繡了杏花的衣裳呢?

    王韶明悄悄地又走回書房,看到那一盒桃花酥被挪了位置。她走過去看了看,里面的桃花酥已經被吃光了。

    書房里的燈亮了起來。王韶明驚得退了一步,食盒出一身輕響。

    書房里的人往前走了一步,但終究還是沒有走出這道房門。月色冷冷地落在院子里,書房里昏黃的燈燭在門上映出一個人影。

    誰也沒有說話,各自想著各自的心事。

    夜鶯輕啼,婉轉動人。王韶明心里說不出的委屈。她默默地提起食盒轉身回了芳菲館。

    之后的幾日,她仍舊日日做了糕點來放在書房門前,但再也不聽蕭昭文給她念書。她總是交代幾句把糕點放在門口就走了,到第二日再來拿食盒。

    如此過了十余日,王韶明終于受不了了。

    她喜歡一個人憑什么不能對他說呢?

    就算他不喜歡她,但她也什么都沒做錯啊。她至少要告訴蕭昭文,自己并不想進南郡王府吧。

    王韶明心里這么想著,就越來越急,連做糕點的動作都加快了。

    她將糕點放進食盒里,急匆匆地一路走到書房,她很想說:“蕭昭文我喜歡你,我不想做南郡王妃。”但走到書房門口她又說不出口了。

    萬一被人聽了去知道書房里不是南郡王了怎么辦?

    萬一蕭昭文因此更討厭她了怎么辦?那是不是以后她都不能跟蕭昭文說話,蕭昭文也不會再吃她做的糕點了?

    躊躇良久,王韶明終于鼓起勇氣走到了門前。雖然有了說話的勇氣,卻沒有勇氣把話說得那樣直白。

    她敲了敲書房門輕聲說道:“王爺,前幾日見你喜歡吃桃花酥,昨日喜歡吃榛子酥,所以我今日做了桃花榛子酥,桃花與榛子混在一起有些許苦澀,我便放了糖與豬油,你應該會喜歡吧。”

    書房里的人只是往門那走進了一些,并沒有答話。

    王韶明心里有些急,難不成事蕭昭文生她氣了?不肯理她了?

    王韶明提著食盒的手都捏得緊緊的,指尖關節都有些泛白:“我今日閑著沒事,聽任說春日里的桃花格外好看,也不知,也不知你多久愿意從書房出來。等你出來,若花還開著,我們便去看看吧。你這日日在書房里關著自己,可要多多注意身子,我總是希望你好的,我總是……”

    書房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王韶明驀地抬頭,驚得渾身一顫。

    蕭練從書房里緩步走了出來,臉上還有些許遺憾的神色:“王姑娘,雖然你是個好姑娘,但你我并非良配……”

    王韶明只覺得耳中嗡嗡作響。

    書房里怎么會是南郡王的?

    在里面的不是蕭昭文么?

    南郡王是多久回來的?

    是今天?還是更早以前?那個晚上與她說話的人究竟是蕭昭文還是南郡王?

    如果是南郡王,那是不是說蕭昭文并不討厭她?只是她問錯了人?

    可是那個問題,那么難以啟齒的問題,竟然被南郡王聽了去嗎?

    王韶明覺得自己頭都要炸了,食盒子變得越來越沉,雙手就要握不住。食盒子”哐啷“一聲摔在地上,桃花榛子酥摔了一地:“難道這幾日在書房里的一直都是你?”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