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猛卒 > 第六百三十二章 馬場秋游
    在張掖西南有一處很大的馬場,這里主要養小馬,一望無際的草原上長滿了秋日的野花,一條清澈的小河從草原上穿流而過,流入張掖河,這里風景秀麗,可以租到帳篷,買到木材,也很安全,張掖百姓常常帶著孩子來這里郊游,可以騎馬、燒烤、野營,兩三天后盡興而返。

    次日一早,在數百名親兵的護衛下,郭宋帶著一大家子以及十幾名丫鬟仆婦分乘十輛馬車來到了馬場。

    馬車剛停下來,張虎頭便急不可耐地跳下馬車,歡呼一聲,向遠處的幾匹小馬奔去,郭薇薇緊跟在他身后,大喊道:“那匹紅的小馬是我的!”

    薛濤急得大喊:“小薇,當心腳下!”

    話音剛落,郭薇薇腳下一絆,撲進草叢里,嚇得大家都驚叫起來,不料郭薇薇卻爬起來,一陣風似的向小馬跑去。

    薛濤有些埋怨地對丈夫道:“看你家這個瘋丫頭,一點不像小娘子。”

    郭宋哈哈大笑,他心中也有點驚訝,他的另一個女兒郭薇薇,從小也是個瘋丫頭,還真是神奇。

    張虎頭和郭薇薇最終沒有能追上受驚嚇跑的小馬,滿臉沮喪地回來了,這時,馬場牧監送來大批帳篷和木材以及剛剛宰殺好的新鮮羊肉。

    數十匹小馬也被帶了過來,郭薇薇一眼看見了剛才的小紅馬,頓時高興得跳起來。

    她拉著父親的手,來到小紅馬前,撒嬌道:“爹爹教我騎馬!”

    鬧半天,她還不會騎馬,郭宋笑著把女兒抱起,放在馬鞍上,將兩只腳套進馬鐙里,對她道:“你抓住鞍橋,爹爹牽著馬慢慢走。”

    “爹爹,我有點怕!”

    小馬剛起步,郭薇薇便嚇得尖叫起來。

    這時,張虎頭騎著一匹小黑馬從她身邊疾奔而過。

    郭宋笑道:“你看虎頭,騎得蠻好的。”

    郭薇薇哼了一聲,昂起頭,壯著膽子,盡管她嚇得渾身抖,但嘴卻不認輸,“我也會騎,只是騎得慢一點。”

    不過小馬的溫順,還真讓她慢慢找到了感覺,郭宋牽著韁繩緩緩而行,女兒郭薇薇興奮得大呼小叫,“爹爹,我會騎馬了。”

    “既然你會騎馬了,那爹爹就放開韁繩嘍!”

    “不要!”郭薇薇頓時嚇得尖叫起來,哀求道:“爹爹,求求你不要放手。”

    郭宋仰頭哈哈大笑,小家伙還真有意思。

    ........

    孩子盡興地了一天,郭薇薇也自己能騎著小馬緩緩而行了,不再需要父親幫她牽馬,但還是有一個士兵跟隨著她,防止小馬受驚嚇狂奔。

    夜幕初降,數十頂大帳已經扎好,在大帳前面點燃是三堆篝火,大家忙碌著烤羊肉,一群孩子圍住郭宋身邊,看著他熟練地給大家燒奶茶,有了蔗糖后,奶茶的香味更加濃郁。

    “第一杯好了,誰抽到一簽?”郭宋笑問道。

    “是我!”郭薇薇高高舉起手。

    郭宋好奇地笑問道:“我記得你不是抽到第四簽嗎?”

    兒子郭錦城悶悶不樂道:“我抽到第一簽,讓給阿姐了。”

    “你哪里是讓給我的,我和你交換的好不好?我把顏阿公送我的字帖借給你一個月,你才答應交換的。”

    “嗯!這個條件不吃虧。”

    郭宋摸摸兒子的頭笑道:“顏阿公的字帖可是無價之寶,你要好好練字。”

    “爹爹,我會的。”

    郭宋把第一杯奶茶倒給了郭薇薇的杯子,還剩一小半,倒給了抽到第二簽的張虎頭,兩人歡呼著端著杯子跑去母親那里了。

    他斟滿清水,準備開始燒第二壺奶茶。

    “爹爹,明年開春,您還要出征嗎?”郭錦城忽然問道。

    “你怎么知道?”

    “我聽潘伯伯說的,他說明年春天,回紇軍會大舉南下云州,你肯定會去支援。”

    郭宋微微笑道:“還不一定呢,到時候看情況吧!”

    “我知道,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誰教你的?”郭宋好奇地問道。

    “我在爹爹書房里看到的,桌上的小白玉屏風上就寫著這句話。”

    郭宋想起來了,他外書房里確實有這句話,刻在白玉屏風擺設上。

    郭宋心中一動,兒子虛歲才五歲,卻比同齡孩子成熟得多,不能按照一般孩童的標準來衡量,應該請一個名師來教他了。

    “四叔,水燒滾了!”抽到第三簽的張嬌娘見水翻滾半天了,叔父卻沒有動靜,忍不住提醒他道。

    郭宋思緒拉回來,笑道:“沒關系,水要多燒一會兒,奶茶才會更香!”

    他把茶餅和奶酪放入水中,慢慢攪拌起來。

    ........

    入夜,郭宋躺在大帳內難以入睡,妻子薛濤依偎在他身邊,她撫摸丈夫下頜的短須笑問道:“一夜折騰了娘子兩次,還不累嗎?”

    郭宋將妻子抱緊一點,柔聲道:“我在想阿城的事。”

    薛濤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以為你心里只有小薇呢!終于想兒子的事情了。”

    郭宋伸手輕輕拍的妻子一記,“胡說!他是世子,我怎么可能不想他。”

    薛濤動情了,扭著身體撒嬌道:“先別管兒子,管好娘子再說!”

    “遵令!”

    郭宋翻身爬起,再次和妻子恩愛起來。

    好一會兒,郭宋筋疲力盡躺下,薛濤心滿意足,枕在丈夫肩頭笑道:“現在可以說兒子了,我認真聽著。”

    郭宋打了個哈欠,含含糊糊道:“我在想,給兒子請一個名師,教他.......”

    “夫君,阿城才五歲,是不是太早?”

    薛濤現丈夫沒有反應,這才現他已經睡著了。

    薛濤笑了笑,她把被子蓋好,緊緊抱著丈夫,她也慢慢睡去了。

    ........

    次日一早,所有孩子都叫苦連天,他們渾身酸痛,動彈不得了,郭宋走進孩子的大帳,卻現兒子坐在小桌前,認認真真地練字。

    “阿城,你腿不酸痛嗎?”

    郭錦城搖搖頭,“爹爹,我沒事呢!”

    郭宋奇怪地問道:“為什么?”

    “爹爹,我只騎了一個時辰,不像阿姐他們,上午騎,下午也騎,沒有節制,他們當然疼痛。”

    旁邊郭薇薇哼哼道:“小鬼頭,不準你告我的黑狀!”

    郭宋走到女兒身邊坐下,輕輕碰了碰她的腿,郭薇薇立刻酸痛得尖叫起來。

    “小薇,你太夸張了吧!”

    “爹爹,我從頭到腳,每個地方都在痛,連頭也在痛,我們回家吧!”

    “想回家了?”郭宋笑問道。

    “想!”

    “爹爹準備了一種草藥,讓你好好泡一個熱水澡,然后你渾身就不痛了,說不定下午還能再騎一會兒馬。”

    郭薇薇眼睛一亮,“那什么時候泡澡?”

    “小姨娘在準備熱水呢!爹爹抱你過去。”

    “嗯!”

    郭宋把女兒橫抱起來,給她裹上毯子,對兒子道:“阿城,等會兒你也泡個澡,下午騎馬,我們明天一早回去。”

    “爹爹,我知道了。”

    郭宋來到大帳內,把孩子交給阿秋,由阿秋替兩個孩子泡澡,張雷家的大帳內,也是由李溫玉和小妾替孩子泡澡。

    “我給孩子脫衣服了,夫君快出去吧!”

    “出去,快出去!”郭薇薇也跟著攆爹爹出去。

    郭宋呵呵一笑,走出了大帳,兩名丫鬟放下了簾帳。

    這時,薛濤走上前道:“夫君,我昨晚想給你說件事,你睡著了。”

    “什么事?”

    “就是阿城拜師的事情,前些日子,有個大儒很喜歡阿城,說要收他當弟子。”

    “是誰?”

    “相國李泌。”

    居然是李泌,郭愣住了,“他在張掖?”

    “顏公病逝,他也來拜祭的,阿城去拜祭顏公時遇到他,他們一老一小聊了好久,李相國說,阿城是舉世無雙的美玉,他愿為雕玉之匠,我因為覺得阿城還小,就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夫君昨晚說起,我才想起這件事。”

    郭宋頓時有興趣了,李泌終于又入世了嗎?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