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712 正視差距
    有史以來最恐怖的八月還沒有結束,接下來四年內的每個月,都會成為有史以來最恐怖的某月。

    八月三十一號,1o2師的一支巡邏隊在溫得和克附近抓獲了四名試圖破壞鯨灣鐵路的非洲人,他們的工具不是炸藥,而是鐵鍬和鐵錘,估計他們是想用鐵鍬把鐵路挖斷。

    “還好這里距離溫得和克已經過十英里,要不然就連溫得和克居民也要被關進集中營。”格拉萊卡步兵團三營一連連長肖恩中尉去年剛從6軍學院畢業,他是尼亞薩蘭華人,十年前隨家人一起移民愛德華港,在尼亞薩蘭接受教育。

    “應該把所有德國人都關進集中營,或者把他們扔到鯊魚島自生自滅,所有德國人都該死!”副連長柯頓是法裔,他的母國正遭受德國入侵,對德國人恨之入骨。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爭暴虐的一面終于顯露出來,雖然烈日要塞被攻破,布魯塞爾也已經淪陷,但是比利時人沒有屈服,德軍占領區內的反抗此起彼伏。

    為了鎮壓比利時人的反抗,德軍采取高壓統治,他們用馬克沁屠殺婦女和兒童,連牧師都不放過。

    普法戰爭中,法國牧師勸說人們加入游擊隊作戰,給德軍帶來巨大傷亡,德軍不想看到類似的情況在比利時上演。

    和殘暴的德國人相比,南部非洲對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的進攻在這方面就很注意,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的徳裔居民,只要不向南部非洲的軍隊主動起攻擊,那么南部非洲的軍隊就不會對徳裔居民施加暴力。

    當然了,在這方面英國和德國相比也好不了多少,第二次布爾戰爭時期的集中營在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都已經重現,只要南部非洲的軍隊遭到襲擊,那么以遇襲點為中心,周圍十英里之內的所有居民都要被扔進集中營,他們雖然不會被屠殺,但是也需要工作換取食物。

    “柯頓,冷靜點。”肖恩不恨德國人,甚至因為尼亞薩蘭州政府一直以來的宣傳,肖恩對徳裔還比較有好感,至少比每天喝得爛醉的愛爾蘭人好一點。

    在之前尼亞薩蘭和坦葛尼喀生沖突的時候,尼亞薩蘭州政府就已經注意到這方面的問題,徳裔是尼亞薩蘭境內除華人之外最大的群體,南部非洲軍中也有徳裔服役,世界大戰爆后,尼亞薩蘭州政府再次聲明,在尼亞薩蘭境內的徳裔不會受到特殊對待,國防部也做出調整,盡可能不把徳裔官兵派往歐洲作戰,即便是要外派,也是派往西奈半島。

    世界大戰爆前,一個義務兵組成的步兵師前往埃及執勤,羅德西亞北部師和騎兵第一師的兩個團已經歸建。

    “抱歉肖恩,我不該這樣說,我帶隊去抓幕后指使的農場主,然后把他們押送鯨灣。”柯頓道歉的態度有點敷衍,這也可以理解,所謂的“和平相處”只是最理想的狀態,世界大戰爆后,南部非洲已經生了很多起針對徳裔的暴力犯罪案件,這些案件報紙上是不會報道的,出現在報紙上的新聞都是相親相愛親如一家。

    “估計你找不到人,那個農場主應該已經跑了。”肖恩認為農場主不可能留在農場里等死,四個來挖鐵路的赫雷羅人都是農場工人,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躲過前幾年德國對赫雷羅人的大屠殺的。

    從這一點上也能看出,現在的非洲人真的很聽話,換成是二十一世紀的非洲人,讓他們來執行這種必死的任務,估計沒幾個非洲人會認真執行。

    結果這幾個赫雷羅人就這么老老實實的扛著鐵鍬過來挖鐵路,確實是很讓人懷疑他們的智商。

    “這幾個人怎么處理?”柯頓嘴角的笑容有點讓人毛骨悚然,看向這四個赫雷羅人的目光充滿殘忍。

    “該怎么處理怎么處理。”肖恩也不會悲天憫人,戰爭時期就是這樣,和平時期夠不上死刑的罪行,戰爭期間都會從嚴從重,更不用說破壞鐵路這種和平時期都夠得上死刑的罪行。

    “明白!”柯頓嘿嘿冷笑著招呼幾名士兵組成行刑隊,肖恩不想看那些血腥場景,調轉馬頭向溫得和克方向走去。

    不遠處的鐵路上,一列火車正在以三十英里的時呼嘯而過,窗口擠滿了帶著彎檐帽的士兵,這都是前往鯨灣乘船去歐洲作戰的部隊,有士兵大聲和肖恩打招呼,肖恩向列車揮手,大喊了幾聲“一路順風”。

    終于傳來整齊的槍聲,肖恩表情一瞬間僵硬,但馬上恢復平靜。

    在遙遠的比勒陀利亞,羅克也知道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的情況,不過羅克有更重要的事要處理,無暇顧及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德國人的遭遇。

    按照總參謀部的計劃,在南部非洲支援歐洲的第一階段,馬丁是南部非洲遠征軍總司令,在馬丁出前夕,羅克也有話要叮囑馬丁。

    “到了歐洲之后千萬別犯傻,記住你的身份,你是南部非洲的國防部副部長,遠征軍總司令,現在你也是6軍元帥了,和霞飛、佛倫齊的軍銜一樣,所以你不需要接受霞飛和佛倫齊的節制,一切要以保存實力為上,如果勢頭不對該跑就跑——”羅克語重心長,馬丁剛剛被晉升為6軍元帥,就是為了和霞飛、佛倫齊的軍銜平齊。

    現在的英法聯軍還是各自為戰,說句不好聽的就是各懷鬼胎,前幾天的潰敗充分證明英法聯軍之間的問題,霞飛是著名的“遲鈍將軍”,佛倫齊有基欽納的手諭,馬丁要是搞不清狀況,南部非洲支援歐洲的軍隊就真的會成為炮灰。

    關鍵還是毫無價值的炮灰。

    “我會的,該跑的時候我一定第一個跑——”馬丁現在青云直上,他在之前倫敦批爵位時被授予男爵爵位,封地在馬斯喀特,不過只有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含金量和之前相比可見一斑,羅克被封為尼亞薩蘭男爵的時候,封地可是足足有2o萬平方公里。

    “也別跑那么快,部隊損失了我會給你補充,不能讓霞飛和佛倫齊抓到把柄。”羅克擔心的就是這個,要刷戰績,要撈軍功,還要保存實力,這個度不好把握,別看西南非洲和坦葛尼喀的德軍表現不佳,但是在歐洲,敢和德軍部隊硬碰硬就是腦子不正常

    馬丁默默點頭,羅克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點強人所難,不過該說的話還是要說。

    “有什么要求趕緊提,我要是做不到還是戰爭部。”羅克要求這么高,總要給點好處。

    “勛爵,能不能多給點部隊——”馬丁精神大振,臉上的表情也是可憐得很,堂堂一個遠征軍司令,麾下只有一個師,說出去簡直讓人笑掉大牙,佛倫齊麾下還有五個師呢。

    也難怪德國和法國對英國6軍都有點輕視,德皇威廉二世就輕蔑的將英國6軍稱為是“可憐的小軍隊”,英軍士兵則是以“老可憐”自嘲。

    “我從榮耀堡和莫桑比克王國給你各調了一個師,這兩個師和你一起去法國。”羅克的籌碼多,現在榮耀堡和莫桑比克王國也不再掩飾和南部非洲的關系。

    榮耀堡和莫桑比克王國的部隊,類似于南部非洲軍隊的仆從軍,他們正在坦葛尼喀配合羅德西亞北部師和騎兵第一師作戰。

    同樣地位的還有剛果王國和剛果共和國,不過這兩個國家都剛剛成立不久,可以調動的部隊不夠多,他們還需要時間才能充分動員。

    “那就沒問題了!”馬丁心滿意足,莫桑比克王國的軍隊有點弱,榮耀堡部隊的素質還是不錯的,畢竟榮耀堡部隊常年處于備戰狀態中,他們的假想敵就是德軍部隊。

    讓羅克和馬丁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馬丁剛剛出前往鯨灣之后,法國的噩耗傳來。

    順利抵達法國的1o5師沒有得到足夠的時間休整就被派往戰場,他們的敵人是剛剛擊敗佛倫齊的第五集團軍。

    面對德軍的凌厲攻勢,1o5師措手不及,部隊損失慘重,參戰的121名軍官和3ooo士兵,只有5名軍官和75o名士兵撤出戰場。

    消息傳到南部非洲,羅克和阿德都無言以對。

    “1o5師成立兩年多了吧?”阿德不太清楚1o5師的組建過程,這是羅克的工作范圍,阿德從不插手。

    “是,不過現在的1o5師大多是新兵,剛組建時的大部分士兵都已經退役了,部隊也沒有裝備火炮,所以打不過德國人很正常。”羅克早有心理準備,前段時間戰爭部天天電報要求南部非洲盡快向法國派出部隊,羅克一直不同意,阿德也頗有微詞。

    現在阿德終于看到了南部非洲和德國正規軍的差距,不過這也不能說明什么,派往法國作戰的是非洲師,不能代表南部非洲軍隊的實力,如果把1o5師換成羅德西亞北部師或者騎兵第一師,那就算因為兵力差距無法擊敗德國第五集團軍,最起碼也能打出更漂亮的戰損比。

    1o5師傷亡慘重的同時,第五集團軍也沒好哪兒去,德軍的損失同樣在2ooo人以上。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