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前任無雙 > 第六三五章 揭秘
    板著臉的何深深也忍不住眉眼跳了跳,現羅康安那些人挑出來沖鋒陷陣的還真不是吃素的,靈山早年教育這廝時,在靈山呆了三百多年,怎么就沒看出來?

    不過包括刑乎和都蘭約在內的人都看向了明耀辰,心里都在嘀咕了,原來這位參與了仙庭第八代巨靈神的煉制。

    明耀辰也現了大家都盯著自己,很想問問,幾個意思,連你都蘭約也想窺探仙庭絕密不成?

    暫放過這些人不說,盯著林淵道:“你問這個作甚?”

    林淵:“不是我要問,而是羅康安傳話讓我代問。羅康安讓我轉告明院正,希望明院正把第八代巨靈神的煉制機密給他,他要煉制第八代巨靈神以備不測。”

    瘋了!明耀辰真的很想問問他是不是瘋了,想要第八代巨靈神的煉制機密也就罷了,竟然還敢公開說要煉制,這不是瘋了是什么?

    他寒著臉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林淵:“當然知道。羅康安也不想這樣,但是沒辦法,如今已經不單單是要應付妖界那邊了,如今連蕩魔宮也在暗中插手了。您知道的,蕩魔宮手上掌握了不少的第八代巨靈神,沒有相應對抗的武器,我們是要吃大虧的。”

    眾人一驚,都蘭約沉聲道:“你胡說什么,陛下對妖界那邊的心思雖含不露,但明眼人都知道,陛下怎么可能讓蕩魔宮去幫妖界那邊。”

    林淵:“我們原本也沒有想到,不過羅康安把神獄給劫了。”

    “什么?”幾人異口同聲的失聲了。

    刑乎神情抽搐了一下,“你沒開玩笑吧?羅康安把神獄給劫了?劫神獄干嘛?”

    這也是大家想問的,難以想象,神獄那地方豈是誰想劫就能劫的,真有那么容易,還能叫神獄嗎?

    林淵:“有些事,兩位院正不知道,但何總監和刑老是知道的,襲擊6紅嫣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洛家,那只是我們亂咬的,真兇其實是月魔。”

    “月魔?”都蘭約和明耀辰又盯向了何、刑二人,滿眼的狐疑。

    刑乎握拳干咳了一聲,“那個,他說的沒錯,其實當初諸老院傾巢而出接應了那個6姑娘后,我們當時就知道了,6姑娘其實是被羅康安的人給救的,那邊救人時已經破悉了兇手是月魔,只不過為了便于行事,才故意咬住了洛家不放。”

    也就是說,水神洛青云某種程度是被株連后冤枉死的?兩位院正一個個神情緊繃,現這幫家伙簡直是在胡搞瞎搞,暗地里搞出這些個風起云涌的事居然瞞著他們不說。

    刑乎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又干咳一聲避開了兩位院正的目光,繼續問林淵,“這和劫持神獄有什么關系?”

    “確切的說,劫的是神獄大牢。”林淵確定了一下,才解釋道:“諸位在靈山,許多事情也許不清楚,但其實道理很簡答,因為月魔麾下聚集有原本十三天魔中的十路人馬,這其中就有天荒和刀娘的人馬。

    而這兩位就被囚禁在神獄大牢中。天荒和刀娘對自己的舊部經營多年,想要找到月魔,請這兩位出力幫忙是個絕佳的辦法。月魔這種雜碎,竟敢招惹到我們頭上,羅康安自然不會放過他,肯定要找他算賬,于是劫了神獄大牢,把天荒和刀娘給救了出來。”

    旁聽幾人,包括何深深在內,一個個神情抽搐,實在是想繃都繃不住,這為了找月魔算賬,居然就直接把神獄大牢給劫了,這叫什么事?這簡直是根本不把仙庭給放在眼里了。

    何深深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尖,暗忖自己當年不過多殺了些人,可跟這幫家伙的猖狂比起來,似乎還真是小巫見大巫,實在是有夠簡單粗暴的,也真特么敢做啊!

    關鍵幾位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神獄大牢也是誰想劫就能劫的?當那是什么地方?

    “瘋了,我看你們真的是瘋了?你們這和造反有什么區別?”明耀辰一副令人指的模樣。

    林淵道:“明院正,羅康安說了,如果兩位院正問起,便讓我坦白告之,說他師傅龍師在世時,是極為信任二位院正的,二位也是他的師長。若是二位院正把他給出賣了,他也絕無怨言。”

    都蘭約和明耀辰一個個忍不住呲牙,嘴角抽搐。

    那畫面他們兩個自己都忍不住想了一下,靈山兩位院正出賣了龍師的弟子,然后龍師弟子伏法被誅。

    想想那事后紛紛亂的畫面,兩人有些無語。

    “唉,你別瞎扯了,兩位院正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出賣你們。”刑乎手指彈了下自己的垂鬢,繼續問:“找月魔,怎么又和蕩魔宮扯上了關系?”

    林淵:“羅康安之前也沒想到。救出天荒和刀娘后,得兩人相助,果然順利找到了月魔的老巢,乃是前朝月神的一座隱蔽行宮,這個月魔的確是得了月神的傳承,然等咱們的人馬趕到圍剿月魔老巢時,現已經去晚了一步,月魔老巢生過激烈打斗,看打斗痕跡,咱們的人只晚了一天。羅康安當時就懷疑了,懷疑有人走漏了風聲,把相關人員一梳理,結果揪出了內奸,刑訊逼問下獲知了真相……”

    月魔彭希的身份,彭希自己不知被人給利用了,搭進了無數家財的事情快說出告知了在場諸位。

    幾人可謂聽的暗暗心驚不已,沒想到仙界那些個天魔背后居然藏了這么大的陰謀,這得是什么人在背后翻云覆雨啊!

    這種把戲玩法之大,他們聽的人都感覺心驚肉跳不已,比他們知道的打打殺殺恐怖的多,簡直是駭人。

    但也正因為如此,幾人都神色凝重地聽著,都基本相信了是真的。

    “當年十三天魔攻打仙都,天荒和刀娘被擒獲后,兩人就懷疑是有人泄密了。十三天魔平時是互不聯系的,他們當中有個中間人,就是如今仙都青園的老板梅青崖。兩人被抓后就懷疑到了這個梅青崖,結合那個朱元講的情況,羅康安立馬順勢追查到了仙都青園這邊。”

    林淵揮手指向外界,“就在我來此不久前,羅康安帶人秘密潛入了青園,揪住了那個梅青崖,本想抓走審訊,結果現這梅青崖的實力很不一般,于是情急之下將他給殺了。這一殺,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諸位猜這梅青崖的真實身份是誰?”

    幾人面面相覷,這讓他們如何猜?

    都蘭約沉吟道:“你說牽涉到蕩魔宮,總不可能是楊真吧?”

    林淵搖頭,“那倒不至于,真要是把楊真給解決了,事情反倒簡單了,羅康安也不會讓我來要第八代巨靈神的煉制秘法。但這人的身份和楊真也差不了多少了,是楊真的結拜兄弟,蕩魔宮六神將之一的姚天冪,梅青崖的真實身份就是姚天冪!”

    “啊?”都蘭約和明耀辰皆震驚,幾人都被驚了個不輕。

    何深深繃著臉頰道:“羅康安把姚天冪給殺了?”

    林淵點頭,“是,不會有錯,就殺在青園內,就剛剛不久前生的事情,想必此時的青園已經是一陣大亂。但姚天冪的死并不是最重要的,因姚天冪的暴露,揭露出了一樁驚天大秘密,所謂的十三天魔其實都是楊真采取扶持月魔的方式扶持起來,長久以來,楊真一直在養寇自重!”

    幾人神色明顯劇烈震撼,都被驚呆了。

    “天吶!”都蘭約徐徐一聲,臉上震撼神色難消,“陛下極為信任倚重楊真,他怎么能干出這樣的事情?”

    林淵:“現在想想,他能干出這樣的事情也不為怪。他是陛下的孤臣,手握生殺大權,滿朝上下忌憚他的人,想扳倒他的人不知多少,你們想想,他始終能占據蕩魔宮掌令的位置,不就是因為他剿滅反賊得力嗎?

    你們現在想想,十三天魔攻打仙都前生過什么事?楊真硬來,把角宿星宮的宿主給干掉了,結果是誤殺。

    他當時要完蛋了,結果冒出個十三天魔聯手攻打仙都,他楊真力挽狂瀾,立下蓋世大功,于是功過相抵,又保住了自己。現在想來,是不是太巧了些?現在我們知道了真相,當明白,哪是什么他剿滅反賊有利,反賊都是他養的人,他想什么時候剿就什么時候拉出來剿,他若不想剿,誰換他坐那位置都坐不穩,最后還得是他來坐。

    再說了,他本就是個私生子,仙后看他一直不順眼,他的母親至今被囚禁在‘離恨宮’,偏偏他又身居高位的被無數人拿這事在背后指指點點了這么多年,心態何等扭曲可想而知,這就是個死變態,就是個卑鄙小人!”

    明耀辰不解,“羅康安既知這事,大可以抖露出來,照樣能掀翻楊真,何須打第八代巨靈神的主意?”

    “抖肯定要抖,難道還要為他保密不成?”林淵兩手一攤,“可抖出來有什么用?我們只能適可而止,總不能把自己干的事抖出來作證吧?沒有證據啊!姚天冪被殺了,他完全可以推到反賊頭上去,說是反賊在誣陷。被誣陷的確是有可能的事情,仙庭就因為這無憑無據的事情搞掉蕩魔宮掌令不成?這樣也行的話,仙庭內部以后斗起來都這樣搞的話,豈不是要亂套?”

    眾人想想也是,明耀辰沉聲道:“我把這煉制機密給了你,你們搞出了第八代巨靈神廝殺,立馬要查到我這里來!”

    林淵冷不丁冒出一句,“神獄大牢有五尊第八代巨靈神,羅康安順便一起給劫走了。”
北京单场几点开奖